林瑞源‧巫统的过去丶现在与未来

巫统已经创党70年,在过去,即使面对再严重的危机,该党也不曾放弃城市与中间选民,与公民社会为敌;以前的领袖,更不曾纵容暴力及流氓的行径。

在民主及法治精神倒退丶国家声誉大跌丶经济阴霾的笼罩下,巫统在本星期召开常年代表大会,目前的情况比一年前爆发26亿政治献金课题的时候更加糟糕。

去年,巫统还未开除慕尤丁,敦马哈迪也还没有成立新党,现在巫统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

巫统已经创党70年,在过去,即使面对再严重的危机,该党也不曾放弃城市与中间选民,与公民社会为敌;以前的领袖,更不曾纵容暴力及流氓的行径。

以往,巫统与伊斯兰党是敌对的,代表们在大会上猛烈抨击伊党,现在两党合作了,预料代表的辩论主轴将变成“马来人及穆斯林大团结”。

同时,这次大会相信也会对马哈迪开炮,因为老马背叛了巫统。但是,不管如何切割,老马为巫统留下的“政治遗产”,巫统迄今仍在享用。今天巫统的困境源自历史及政治文化,从上到下都有责任。

有人说,巫统一党独大丶国阵被边缘化丶走向保守路线是必然的政治宿命,因为种族政治走到最後就只能依赖基本盘丶背弃民主丶与公民社会渐行渐远,以致国家陷入危机。

作为国阵政府的主干,巫统不应接受这种宿命论述,必须自觉丶主动去解除政治丶经济及民主危机。目前体制已经倾斜,巫统必须自救,才能救国。

不容否认,在一马公司及一号官员课题越演越烈後,国阵机制已经失效,以政府同意修改355法令丶扩大伊斯兰法庭权限为例,如此重大事件,巫统领袖何曾徵询其他国阵成员党的意见?即使是5月在国会放行伊党主席哈迪阿旺的私人法案动议,成员党也被蒙在鼓里。

巫统为了政权,采取激烈手段,摧毁了国阵数十年来的协商精神,也影响国阵的中庸形象。成员党的基层肯定对这种情况心存不满,内部凝聚力不足,国阵如何以一个团队来迎战大选?

巫统的堡垒在乡区,但国阵成员党要面对城市及年轻选民,净选盟2.0主席玛丽亚陈在2012年国家安全罪行(特别措施)法令下(SOSMA)被扣,虽获释惟已发酵,导致成员党的选情岌岌可危。

巫统不改变,制止党员的失控行径,将置盟党於险境之中。

巫统与伊党合作也是在走险棋,因为政策丶社会氛围保守及宗教化,长远来说,巫统将被伊党牵着鼻子走。

青年及体育部长凯里曾经披露,去年一项针对“哈里发国”(IS)对半岛大学生影响力的调查,687名受访的大学生中,有133人(19.5%)认同与尊重哈里发国理念。巫统必须坚持阿都拉提倡的“文明伊斯兰”(Islam Hadhari)理念,才能遏止激进的思维。

在经济方面,因为党内右翼的阻扰,纳吉的新经济模式及经济转型计划已经走不下去,没有新的政策丶改革及开放,经济将日益消沉,马币严重贬值已敲响警钟。

如果国家要进步,就不能再应酬固步自封的建议,比如半岛马来学生联合会(GPMS)反对政府承认统考文凭。把所有人才纳入主流,才能提高国家竞争力。

基於目前的政治趋势,我大胆预测巫统的未来:“在第14届大选,巫统与伊党合作,依靠乡区继续保住政权,但宗教氛围开始激化。

第15届大选,东马主权声音高涨,定存州一个接一个失守,以致国阵溃败,伊党赢得的议席超越巫统,主导组织政府;巫统的专业人士,包括毕业自牛津大学的凯里在政府内没有立足之地,宗教司地位抬头。”

政治如逆水行舟,自我放弃,甚麽事情都可能发生。

20161130-pau2016-najib-sin-chew

11 Replies to “林瑞源‧巫统的过去丶现在与未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