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 July 30, 2021 @ 16:27
BERITAMANDARIN小振忠火化 妈妈哭喊「不要走」

小振忠火化 妈妈哭喊「不要走」

Ibu bapa William, Yau Kok Kang (kanan) dan Goh Ying Ying meninggalkan hospital selepas menuntut mayat anak lelaki mereka.

(马六甲、巴生28日讯)小振忠返甲火化,吴萤萤目睹爱儿灵柜火化的那一刻,不禁悲从中来,並哭诉道「阿忠,不要走」。

饶氏夫妇于今日清晨6时从马六甲出发,他们早上9时先直抵小振忠尸首寻获地点,即巴生溪力渔村的巴生河进行招魂仪式。

上午10时30分,他们现身巴生中央医院太平间,呼唤儿子回家。母亲吴萤萤捧著儿子的灵牌,丈夫在旁陪同,两人脸色沉重地诵经,缓缓走进太平间办公室。

警方向家属作出简短匯报,便安排他们到殮房作最后確认。

期间,饶国刚双眼通红,他抱著妻子在等候室哀哭,他们的出现引起大批媒体拍摄,隔在玻璃门外拍摄。为此,警方一度恳求媒体给予家属私人空间。

截至上午11时05分,小振忠遗体置入棺木,抬上灵柩车载往马六甲当地的火化场。饶氏夫妇全程不发一言,他们最后乘上一辆休旅车,尾隨灵柩车离开医院。

小振忠棺木是于今午1时运马六甲抵怀恩园火化场,灵堂现场不见其他亲友,全程只有饶国刚和吴萤萤,诵经仪式期间双亲曾离开灵堂,与火化场负责人商討骨灰格事宜。

甲首长慰问

约下午1时45分,甲首长拿督斯里莫哈末阿里接获消息赶往火化场慰问小振忠父母,並且答应负担5000令吉的葬礼费用,並希望家属能够儘速从悲伤中走出来。

下午2时,小振忠棺木在父母目送下进入火化炉,当棺木送入火化时,吴萤萤不禁悲从中来,不断啜泣且喃喃「阿忠,不要走」,饶国刚则在旁安慰,最后则双手合十忍痛送走小振忠。

確认棺木已经火化,饶国刚和吴萤萤两人走出火化场时,一直紧握双手,仪式结束后两人便在友人载送下离开,对记者一言不发。

饶国刚和吴萤萤前脚离开几分钟,小振忠的婆婆徐长妹(68岁)在小儿子饶润刚(30岁,即小振忠叔叔)的陪同下赶到火化场。

祖母激动跪哭灵堂前

小振忠的遗体今午送往甲州峇株安南怀恩园火化场火化,声称没有接获儿子通知的振忠祖母赶抵现场,跪在灵堂前哭喊,不捨孙子的离去。

小振忠现年68岁的祖母徐长妹,是在火化仪式完成后,才在亲友载送下赶抵,迟来的徐长妹在小儿子饶润刚(30岁,即小振忠叔叔)搀扶下,哭著走向小振忠的灵位,更一度跪下、倒地悲愤痛哭。

徐长妹边哭边以客家话诉说自己不甘愿孙子就这样走了,也惊动还未离开的甲州首长莫哈末阿里,上前安慰老人家別想太多。

徐长妹一直哭诉:「我要我的孙子啊!为什么没有跟我讲阿忠(小振忠)今天就火化?为什么阿忠就这样走了?我不甘愿啊!阿忠啊,如果你在马六甲读书,你就不会死啊!为什么你要死?阿婆老了,阿婆应该死!」

徐长妹的情绪非常激动,饶润刚劝她离开,她也不愿走,说没有看到孙子最后一面不甘心。

较后在怀恩园职员的安排下,她得以进入火化场,隔著玻璃对著火化炉里的孙子痛哭。大约下午2时20分,徐长妹才在儿子的扶持下离开。

另一方面,小振忠公公表示,最后一次见小振忠大约在一年多前,当时是因为中风到吉隆坡就医,才有机会见孙子。

大概两年前中风的小振忠公公指出,饶国刚在10多年前便离家到外面住,过年也未必有回来,一年多前到吉隆坡医病,才有机会顺便去探望孙子,当时並没发现小振忠有被虐待,或是有明显伤痕。

「小振忠跟一般孩子一样会调皮,但那也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

邻居曾目睹父子玩乐乐融融

小振忠生前曾和父母在家外嬉戏,感情深厚,邻居皆认为小振忠生前遭父母虐打的可信度不高。

较早前,小振忠的叔叔和网友,都表示小振忠生前可能遭到虐打。

然而,小死者父亲摩哆店附近的商家及住家的邻居,都对饶氏夫妇的为人赞赏有加,他们皆认为小振忠生前曾遭虐待的可信度不高。

饶氏位于莎阿南太子园住家的邻居表示,她曾目睹小振忠和父亲在家玩乐,其乐融融,感情深厚。

邻居说,他没见过饶氏虐打小振忠。「若小振忠生前被虐待,不是应该很怕父母,可以那么开心跟父亲玩耍吗?」

而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杂货店女店主表示,饶国刚经常到该店购买香烟,亦不时带著小振忠到该店购物。

据她观察,饶国刚与小振忠父子感情颇好,且前者为人友善,不相信他会虐打孩子。问及小振忠身上是否有多处瘀伤时,她表示平日很少注意小振忠。

她说,小振忠一家平时早出晚归,父亲將儿子带往工作地点,为人不错,相处融洽。

Berkaitan: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