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8 C
Kuala Lumpur
Thursday, January 21, 2021

鄭丁賢‧不要再催眠

Dari kiri, Timbalan Mursyidul Am PAS Datuk Dr Haron Din; Mursyidul Am, Datuk Nik Abdul Aziz Nik Mat; Presiden, Datuk Abdul Hadi Awang; Timbalan Presiden, Nasharuddin Mat Isa bersama Penasihat DAP, Lim Kit Siang dan Presiden Parti Keadilan Rakyat (PKR), Datin Seri Wan Azizah Wan Ismail pada Majlsi Perasmian Muktamar Tahunan PAS di Markaz Tarbiyah PAS Pusat Taman Melewar di Gombak, Jumaat

〈2014某一天〉、〈伊刑事法,真相或幻覺〉刊出後,一些人士的反應是暴怒。

他們不是生氣伊斯蘭黨,而是對作者在下本人我,大為不滿;從他們的暴力語言文字看來,大有除之而後快的心理。

奇怪了,又不是我主張推行伊斯蘭刑事法,干嘛把怒氣發在我身上?

為甚麼不對哈迪阿旺、莫哈末沙布、聶阿茲等伊斯蘭黨領袖生氣?為甚麼不去質問遮遮掩掩的民聯其他領袖?


我想了想,自己似乎是鐵達尼號的雷達員,發覺情況不對,郵輪趨向冰山,於是通報眾人。

這時,眾人卻都沉浸在狂歡派對的高潮中,對這個派對的闖入者,怒目相向,埋怨破壞他們的興緻,干擾了派對,然後開始怒罵。

又或者,我走入“國王的新衣"故事中的場景。每個人都知道國王沒有穿衣服,眾人夾道圍觀,卻沒有人正視真相,而是集體催眠的歡呼:“國王的新衣好漂亮喔!"

這時一個小孩不識趣的喊道:“國王根本是赤裸的,哪來的新衣!"

我的意思是說,大家都知道伊斯蘭黨沒有放棄伊刑事法,但是,很多人抱著不要看,不想聽,不願知道的心態,加上身邊眾多催眠師念念有詞,於是,集體幻想以為伊刑事法已經消失了。

本報報導和評論之後,一些人選擇不相信,說是錯誤、扭曲。但是,真相一一攤開,事實擺在眼前,他們不能抗拒,只好暴怒叫囂以對。

大家究竟應該把鐵達尼號帶到安全航道,還是遷怒於雷達員?

眾人要繼續堅持國王穿著新衣,還是接受國王是赤裸的?

本報的報導和我的評論,用意不是破壞伊斯蘭黨,打擊民聯,而是把真相告訴讀者,讓大家進行判斷和選擇。

同時也讓伊斯蘭黨和民聯知道,它們也同樣可以進行判斷和選擇。

它們可以繼續用布幔遮起,告訴大家沒這回事,繼續在穆斯林和非穆斯林面前說不同的話語。

或者,換個思維,它們也可以坦誠認真看待,避免選民唾棄,而放棄伊斯蘭刑事法和伊斯蘭化議程。

我相信,後者才是明智的選擇;從這個角度著眼,本報報導和評論,反而是幫了它們。

至於有人說我數學不好,伊刑事法不會過三分之二門檻,2014年的某一天不可能來到。


我簡單回應,西馬165個國會選區,70%是穆斯林過半數的選區,16%是非穆斯林過半的選區,14%參差;東馬57個國會選區,穆斯林過半數者,大約近半。

是否已經三分之二,算一算;即使未到,再過10年,也肯定到了。

初級數學是加減乘除法,高級數學是程式法(equation),明白吧!

我並不願意有一天,人們哀聲嘆道:“有個評論人曾經寫過2014某一天,早知如此……"(星洲日報/馬荷加尼‧作者:鄭丁賢‧《星洲日報》副總編輯)

Berita Berkaitan

Komen

MENINGGALKAN SUATU JAWAPAN

Sila masukkan komen anda!
Sila masukkan nama anda di sini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