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 August 4, 2021 @ 01:15
BERITAMANDARIN鄭丁賢‧像我這樣的良好州民

鄭丁賢‧像我這樣的良好州民

khalid-gagap我住在八打靈再也,半輩子的雪州人。

20幾年來,我如期繳交地稅、門牌稅,還有市政局的交通罰單等等,絕無拖欠,算是標準良好州民。

至於雪州政府是否提供我等州民應有的回饋,我閉上眼睛,不敢奢望。

每天路上,都要繞過許多坑坑洞洞;雨天過大學路的陸橋,車子隨時因積水而打滑;垃圾車不准時之餘,一駛過還滿街排放污水;公園本該是休閒場所,因管理不周而成為垃圾場兼道友聖地。

但是,我沒有苛責州政府;作為州內人民,面對無效率,無能力,已經心灰意冷,不管哪一個政黨執政,情況一樣。

至於單親媽媽抗議州政府沒有履行援助諾言,以及州內水供不時中斷,我也沒有歸咎州政府,而視之為政治遊戲的結果。

像我這樣默默付出,而要求不高的“良好"州民,州政府應該十分感激才是。

但是,我想告訴雪州政府,雖然很多州民期望不高,但是,州政府至少要把州民當成人來看待,而不是把州民當成是政治的賭注。

我的意思是,當法庭宣判雪州政府無權拆除AES電眼系統,州政府敗訴後,雪州大臣的第一反應,是要凍結聯邦政府在雪州的所有工程,包括大眾捷運(MRT)、輕快鐵(LRT)和萬津――太平大道計劃。(之後,改稱要“檢討")

我不是支持AES,相反的,我認為它的承包過程,執法外包,以及告示牌等方面,都有問題,這些都應該要檢討。

但是,當法庭宣判州政府敗訴後,州務大臣丹斯里卡立應該做的,是提出上訴,尋求法律途徑來處理矛盾。

但是,卡立沒有這樣做,卻用報复性的手段,以人民利益做賭注,要凍結或檢討聯邦政府的工程計劃。

或者,在卡立眼中,AES是州政府和聯邦政府的角力,而聯邦政府的計劃,並沒有為州政府帶來好處。

於是,以牙還牙,你取我一車,我殺你一馬。

這種陷入政治惡斗的思維,卻忘了人民的存在,或是,沒有把州民放在眼裡。

丹斯里卡立忘了問一問州內人民,他們需不需要與建大眾捷運和擴大輕快鐵路線,以讓人民擺脫交通夢魘,需不需要萬津――太平大道,疏通南北大道的負荷,以及帶動二、三線城鎮的發展。

人民的眼中的好政府,不是逞勇好斗的政府,而是能夠解決人民問題的政府。

人民的優先要求,並不是哪一個政黨執政;而是哪一個政府會把人民放在眼裡,重視人民利益。

卡立也許為尋求連任而焦慮,但是,要能夠繼續執政,是從人民的角度來著手,而不是不計手段要打倒對手。否則,即使是良好州民,也看不下去。

Berkaitan: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