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 July 30, 2021 @ 16:16
POLITIK鄭丁賢‧飛毯的神奇能量

鄭丁賢‧飛毯的神奇能量

Konspirasi Deepak我並不很清楚,迪巴究竟是地毯商人,還是坐著地毯飛來的商人。

表面上,他是一個地毯商人,進口和銷售中東的地毯;這個身份,實在很一般。

但是,他的經歷卻很不一般,要有乘坐飛毯的通天本事,才得穿梭自如。

他坦承涉及蒙古女郎的案中案,曾經影響私家偵探巴拉發表第二份法定宣誓書,推翻了巴拉自己的第一份宣誓書。之後,巴拉迄今下落不明。

迪巴自稱和權力人士有非一般交情,交往密切,有利益來往。

他還說要出書,爆出重大機密;結果出了一本電子書《黑玫瑰》。

這本電子書沒有預料中的內幕,或許他沒有作家的功力,更可能的原因是,這是他製造的一個煙幕,留了一手;用意是傳達一個訊息:好戲在後頭。

迪巴的努力沒有白費,爆紅之外,更成為大馬跨年的焦點人物。

其實,他的動作都經過策劃,一放一收,就好像收放自如的飛毯;在拋出一個震撼彈之後,他就消聲匿跡,等待訊息發酵;過了一陣子,他又出現,再拋出另一個震撼彈,製造另一個話題。

媒體就這樣被他吸引,而且不乏願意和他極度配合的網絡媒體;此外,也引來反對黨的極大興趣,緊追不捨,迪巴有利用價值。

當然,它們也被迪巴所利用。

問題是,迪巴所為何來?顯然的,他不是打地毯廣告,也不是要成為作家。

故事逐漸出現了脈絡。

迪巴和巫統雪州婦女組主席拉惹羅碧雅是商業伙伴。羅碧雅的公司AwanMegah和國防部有一項私營化交易,Awan Megah負責在布特拉再也興建一座國防研究中心,換取國防部在雪州巴生的一塊200多依格的土地。

迪巴和羅碧雅又有一項協議,由迪巴的公司Astacanggih發展這塊土地。

這項協議後來變酸了,Awan Megah沒有把發展計劃交給Astacanggih,而是把土地賣給掛牌公司莫實得(Boustead);莫實得的大股東是武裝部隊基金局(LTAT)。

這一下,迪巴嘴邊的鴨子,竟然飛掉了。他恫言對羅碧雅和她的公司採取法律行動,控告對方毀約;與此同時,也抖出各種政治內幕。

原來,飛毯的能量,來自政治和經濟的掛鉤。

鬧了一陣,莫實得提出了交易方案,公司付1億3千萬令吉向AwanMegah收購該片土地,另外付3千萬令吉收購迪巴的公司Astacanggih的80%股權。

如果三方都滿意這筆交易,看來迪巴也不會再有新的爆料。

我在想,迪巴利用了媒體和反對黨,又是否達到了原來的目的?

然而,清醒的旁觀者會問說,被爭嚷聲所掩蓋的國防研究中心,現在又在哪裡?還準備興建嗎?由誰來出資?

政府的私營化政策,又怎麼會被天方夜譚才有的飛毯呼來引去,被重重雲霧所遮蓋?

納悶之外,也應該要有真相。(星洲日報/馬荷加尼‧作者:鄭丁賢‧

Berkaitan: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