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 July 25, 2021 @ 08:26
BERITAMANDARIN马哈迪: 废内安法引起后患 纳吉太顺从反对党

马哈迪: 废内安法引起后患 纳吉太顺从反对党

马哈迪接受南洋报业集团辖下两家报社的联合访问,对记者的问题有问必答。 后排右起为《南洋商报》新闻编辑傅德发、高级记者蔡晓薇、《中国报》助理总编辑林明标及高级记者陈思远。
马哈迪接受南洋报业集团辖下两家报社的联合访问,对记者的问题有问必答。 后排右起为《南洋商报》新闻编辑傅德发、高级记者蔡晓薇、《中国报》助理总编辑林明标及高级记者陈思远。

(布城14日讯)纵使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向来力赞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是好领袖,却对他的政策略有微言,认为纳吉有时“太过顺从”反对党。

他举例,纳吉“听取”了反对党的话,废除内安法令及释放许多罪犯,但这些人现在成了不少罪案的主谋:“他们(犯罪者)有‘智囊团’,无需自己动手,但警察权力变弱了,不能逮捕这些人。”

马哈迪接受《南洋商报》及《中国报》联访时,这么说。

内案法令非恶法

马哈迪强调,只要不滥用,内安法令不是恶法,就连美国及英国也仿效大马制定这类预防性法令。

“(以该法令)扣留嫌犯是因为他们威胁社会,我任职(首相)时,首件事就是释放内安法令下被扣留的政治犯,但涉及罪案者绝不能放。

反对提倡绩效制

“内安法令能防止真正罪案,预防他人犯法,难道看见一个人拿刀,要等他刺杀别人才行动?太迟了。”

马哈迪也不同意政府突然提高工程竞标资格及提倡绩效制,让许多外国公司得标,导致土著小承包商丧失机会。

“改变”不一定换政府

马哈迪说,各族人民心存“改变”,但不意味着一定要更换政府,他们只是要在现有政府改变,包括修正一些问题。”

他有信心国阵在来届大选能取得三分二国会议席,大马不会出现悬峙国会。

纳吉能满足人民需求

他一度曾认同前财政部长敦达因预测来届大选可能出现悬峙国会的说法,不过,经过与许多各种族人民对话,他改变了想法。

“我与各族国人见面后发现,他们要改变,但不意味着一定要更换政府,人民只是要在现有政府改变,包括修正一些问题。”

马哈迪认为纳吉能满足人民上述需求:“现在问题是(国阵政府)能否赢得三分二国会议席,但我相信他们能做到。”

东西马选情不同

询及之前的砂拉越州选举,民联在城市地区意外取胜,这趋势会否影响来届大选西马选情时,马哈迪认为两地选情不同,难以比较,有信心它不会对国阵构成负面影响。

2011年砂拉越州选举71个州议席中,国阵获55席、民主行动党获12席、人民公正党3席及独立人士1席。虽然国阵保住三分二多数议席优势,但民联成员党,特别是行动党在城区大胜,人联党惨败。

应给马华及国阵机会

马华是“老板”党?

马哈迪说,很多人认为马华是“Tauke”(老板)党,内有很多老板级的“拿督”、“丹斯里”等,但人民要看到的是党内有强大的基层代表。

他说,许多党员不能在党内确认自己的身分,党领袖须更接近基层,了解他们所需。

视马华为资深伙伴

他说,世界上没有最好的政党,包括共产党,所以,国人应给马华及国阵一个机会。

“在我的执政时期,马华在政府处在第二位置,内阁会议上坐在我右边的是副首相,左边就是(时任马华总会长敦)林良实,我们视马华为资深伙伴。”

纳吉“柔弱有因”

在马哈迪眼中,纳吉不及他强悍,情有可原!

询及如何看待有者指纳吉太柔弱及过于顺从华裔,“领袖强势”

不及他一事,曾叱咤本地政坛多年的马哈迪听后莞尔一笑,认为纳吉“柔弱有因”。

“我(当时)领导强大的政府,(国阵)有三分二国会议席,所以我可承担这强大。

“但他(纳吉)从(前首相敦)阿都拉手上接过虚弱的政府,他知道输的原因是不获华裔支持,所以需(态度放软)争取支持,这肯定引起巫裔一些反弹。”

须创造本身作风

马哈迪强调,国家领袖不能一直跟随前领袖的做法,须创造本身作风,纳吉自有其特色。

提到“反风”盛行之下,纳吉的努力会否白费,他认为后者积极工作及亲民,能赢得民心,一切不迟。

竞选期10天足够

马哈迪指出,政府让国会届满才解散并非坏事,但大选竞选期不宜太长,约10天已足够。

目前政府可决定解散国会的时间,再让大马选举委员会制定大选日期。

竞选期长国阵“挨打”

马哈迪说,1969年东姑阿都拉曼让国会届满才解散,却允许竞选期长达6周,导致国阵“挨打”。

“我不是种族主义者”

“很多人可能觉得我是种族主义者,但我不是。”

马哈迪为自己平反,强调他从来不是一名仅注重巫裔的国家领袖,很多人以为他担任首相后会排挤华裔,不过,事实证明,当时华社比任何时候都繁荣。

“我甚至批准华社的舞狮申请,就让他们去做吧……这国家需有政治、经济,甚至文化的权力分享。”

赢得华裔支持

他感谢华裔在其任职内对国阵的支持,认为华裔并没有全流向反对党。

国阵惨败归咎阿都拉

在马哈迪眼中,前任首相敦阿都拉是“毁了”国阵的祸首,导致国阵政府变弱。

他认为,2008年大选成绩不能与来届大选选情相提并论,人民在上届大选放弃国阵,只因为他们不喜欢阿都拉,不代表人民讨厌国阵。

他说,因为阿都拉执政无方,很多巫统支持者及党员在上届大选不投选巫统:“他们要表达反对意见,但不能在巫统内这么做,只好透过大选反阿都拉。

当时民政及马华也不满他。

不干预儿子意向

较早前表示力挺其儿子兼国际贸易及工业部副部长拿督慕克力担任吉打州务大臣的马哈迪,如今改变态度,成了“不支持也不反对,交由儿子决定”。

马哈迪曾说,国阵若在来届大选夺回吉打州政权,他支持慕克力担任吉打州务大臣。

然而现在,马哈迪成了不想干预孩子的父亲,让儿子自行决定未来方向,只希望孩子做到最好。

集会影响经济激怒人民

马哈迪强调,大马是发展中国家,需要强大政府执政,若政府虚弱难以保卫国家,导致不断被他人攻击,唯恐出现如埃及的暴乱问题。

他指出,一旦执政政府未能持有大多数国会议席,对国家比较危险。

他说,国会反对党领袖拿督斯里安华的目的就是扰乱国家:“他(安华)在澳洲说要举行集会,要大马发生阿拉伯之春,集会不断……若他(在大选)输了,而政府很弱,他就可通过集会强迫政府重新举行大选。”

反对党玩阿拉课题

马哈迪说,国阵自大马独立执政至今,本地不曾出现严重的宗教课题,虽然他任职首相时曾面对“阿拉课题”,也成功“闭门”
解决它,不会对外渲染。

他强调,宗教课题很危险,曾经导致许多国家出现打斗及死亡事件,从政者不能够对外渲染宗教课题,否则会引发人民的负面情绪,更导致极端者乘机而入。

“在我的时期,(阿拉)问题能解决,不幸的是,(反对党)再玩弄这议题,回教徒当然不好受。”

各族分享国家财富

大马比任何单一种族国家更稳定,因为国阵政府传承分享权力及国家财富,“分享”也是促使国家安定的最佳方式。

他说,单一种族国家的贫富者会互斗,包括社会主义者与共产主义者对立,但国阵政府不会让这种事在国内发生。

“我们不要看见富者是华裔,穷者是巫裔,导致穷者攻击富者,演变成巫裔攻击华裔,甚至扩大成为回教徒与非回教徒的斗争。”

各族须有共享精神

他强调,我国不能承受财富没有根据国家人口分配带来的问题。

事实上,纵使大马巫裔要求分享国家财富,但他们已有所牺牲。

“这包括去除国家原有马来名字“马来联邦”(Persekutuan tanah melayu),成为了马来西亚、政府给予公民权,(巫裔)也不再写爪夷文,否则,华裔及印裔难以学习。”

Berkaitan: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