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Bersih 4.0

:: BLOG ::

Apa DAP mau?

I fully support what Dato’ Mohd Zaid Ibrahim had said about DAP not pretending to understand Malays as reported in …
1MDB

#Bersih4: 名华人参与 的自省:“我是觉得颇为羞惭的….”

Bersih 4和平落幕,并且出现了许多第一次参加游行的新面孔,值得安慰。但是,对于经历过前几次Bersih的参与者来说,Bersih 4却似乎变了调,不再有之前华巫印及其他民族紧密相连的感觉。许多人都察觉了,这一次的游行少了许多马来同胞。关于这一点,许多华人直指是少了伊斯兰党动员支持之故,也有评论说是巫统和伊斯兰党都面临分裂危机,马来人顿感受到威胁,担心失去政治主导地位,因此对Bersih 4兴趣缺缺。 马来人是否情愿活在一个贪污腐败经济落后的国家,也要维持政治优势?伊斯兰党是否在城市区的马来族群里也那么有号召力,起着决定性作用?在还未有更充分的民调证实这些说法之前,所有的评论只属个人猜测。无论如何,这次的Bersih无疑是一记警钟,令我们惊觉,马来民心开始动摇了。政治人物各怀鬼胎各有计算,民联和国阵今天的乱局,身为小市民,我们无能为力。但是,对于马来同胞的缺席,身为Bersih的华人支持者,我们是否也有可以检讨的地方? 坦白说,身为一名华人,参加了两天的游行,我是觉得颇为羞惭的。 首先,这一次的游行,许多青年们都发挥“创意”,用种种方式羞辱纳吉和罗斯玛。最常见的是买一隻玩具鸡,不断用一隻玩具刀(或用手势)重复割鸡颈杀鸡的动作。还有更猥亵一点的,就不断用手指捅鸡屁股,要“鸡姦”纳吉。也有人在纳吉的头像上贴镇压邪灵的道教符咒,意指纳吉是吸血鬼。不少与会者手举的纸牌上,用字粗俗,污言秽语。更有人直接把纳吉和罗斯玛的照片放在地上猛踩,也欢迎与会者一起踩。 我们华人太习惯以受害者自居。巫统领袖在巫统大会上举一举马来剑,我们感觉很受伤,备受威胁,民族尊严被短剑剁了稀巴烂。可是,当我们自己用充满野蛮与杀戮意味的手法作势“杀鸡”时,我们有没有考虑到马来同胞的感受?对马来同胞来说,再怎么讨厌纳吉,纳吉毕竟还是马来人,是自己人。这种维护“自己人”的心态,是人之常情,性爱二人组的陈杰毅做了不少愚蠢行为,很多华人也不认同他,但当其他民族对他喊打喊杀时,许多华人一样无法容忍。 马来人又是特别敬老尊贤,效忠领袖的民族,纳吉再怎么“不贤”,也还是个长辈,再怎么不服众,地位上还是一国领袖。如此当众羞辱一名长辈,一个国家领袖的华人,要怎么教马来人看得起?而道教符咒贴纳吉额头,更是缺乏宗教敏感的表达方式。我们明知马来人对宗教那么虔诚,为何还要去做一些可能令穆斯林反感的行为? Bersih的参与者需要知道,Bersih不是一场疯狂吵闹的洩愤大会。Bersih除了是一场向政府施压的游行,也是一个争取民意的机会。我们不只要在本地和外国媒体上保持一个良好形象,更重要的是争取其他国民的认同。这些国民也许向来对政治冷感,对政治知道的不多,也许长期受《Utusan》洗脑,对到底谁忠谁奸谁是谁非感到混淆不清,举棋不定。这时,Bersih与会者的每一个行为,都能决定这些人是否认同Bersih的诉求,甚至,更进一步影响这些人在未来大选投票时做出的选择。因此,Bersih的每一位参与者,都是Bersih的形象大使。 也因为上述原因,当我们制作游行的布条和纸牌时,不妨以英语和马来语为主。虽然我们热爱我们的母语,但要把讯息传达给大马其他族群和外国人,英语是更有效的选择。而想要碰触马来同胞的心,除了使用马来同胞熟悉的马来语,还有其他的办法吗? 当国阵控制的英巫报章纷纷以马来人的低出席率大做文章,并且把这场聚会形容为华人夺权的阴谋时,身为Bersih的支持者,我们至少也可以尝试用自己的努力,淡化种族色彩。当我们上传照片到Facebook时,除了自己和朋友的wefie,是否也可以包括其他族群的照片? 有一些朋友对于Bersih 4太像嘉年华会感到不满或忧心。也有人在面子书上讽刺参与聚会的大部份群众,只是来打卡,博取点赞。对于游行是否像嘉年华会,我没有太大意见的。游行不一定非要搞得肃穆或悲情,才算成功。欢乐的气氛有助于吸引更多的人潮。我相信,那些游行初体验者,经过这一次,发现Bersih不但没有性命之忧,还有不错的体验,以后若还有Bersih 5、6、7,他们将更愿意参与。 只是,我也希望,华人朋友们可以在自己欢乐的同时,也不忘跟身旁的陌生人,尤其是人数远远少于华人的马来、印度、原住民同胞们多一些互动。在一个90%以上都是异族的环境里,许多人会感到不安。这个时候,何妨把一双友善的手伸给身边的异族同胞,把温暖也传递给身边的人,也一併打破马来人对华人高傲而自私的刻板印象。而大家争相把照片在面子书上分享,无论心态是什么,都帮助Bersih达到了目的。只是,在我们分享照片的过程中,是否也能用马来文及英文,写上正能量满满的话,让没有到现场的马来或其他种族朋友们,也能一起分享我们热爱这片土地的心情? 在马来西亚,无可否认的政治现实是,要实现两线制,要把国阵拉下来,没有马来同胞的认同,是不可能的事。国阵今天能一手遮天,靠的手段就是操弄种族主义和沙文主义。想要突破这个政治僵局,除了我们自己动手,把隔离我们种族之间的藩篱拆下,别无他法。